“他们想要先拿下虞铭。”

    诸人见到叶伏天一行人的动作立即明白他们要做什么,虞铭控制棋盘为阵,会影响他们的战斗,只要拿下了虞铭,李浮屠一行人便各自为阵,无法化作整体。

    虞铭目光一扫虚空,神色冷漠,地面上的期盼盘旋飞起,璀璨无比,化作可怕的防御力量,横亘于上空之地。

    虚空中,叶伏天依旧居中弹奏琴曲,这一首高歌越发狂妄高亢,他身旁七人身上气息越来越强,宛若都受琴曲影响进入了另一种状态,暴走的状态。

    皇九歌身后,人皇身命魂出现,他宛若人皇后裔般,手持人皇剑,朝着下空镇杀而出,一道贯穿天地虚空的剑光绽放,击在那飞起的棋盘之上,棋盘一点点的被穿透撕裂,徐缺也动了,划过绚丽的弧线,手中的利剑割裂而下,将棋盘撕开,伴随着一道无比耀眼的光芒绽放,棋盘消失。

    而在同一刹那,下方诸强者的攻击再次降临,云水笙朝着下面看了一眼,她浑身都覆盖了冰霜之意,有着极致的寒冷,天地间弥漫着冰霜,冷意无孔不入,下方诸强者都感觉到自己的动作都在变慢,血液似都要停止流动,法术都被减缓、被冰封。

    唯独李浮屠身体周围浑身沐浴无上之火,身体腾空而起,可怕的火焰疯狂的肆虐于天地间,将那股寒冰意志驱逐。

    哗啦啦的声响传出,易小狮的藤蔓疯狂卷向下空之人,同时皇九歌和徐缺两人直接朝着虞铭所在的方位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虞铭神色冷漠,他身后棋盘命魂闪耀夺目光辉,印在了皇九歌和徐缺身上,影响着两人的速度。

    “杀。”皇九歌虚空射出箭矢,箭矢破空杀出,然而虞铭神色丝毫不变,他伸出手掌挥动,棋盘轮转,竟使得皇九歌的箭矢偏移原来的方位,无法击中他。

    徐缺的剑降临,却见虞铭身体化作影子,他就像是一颗棋子般在棋盘上划过,仿佛徐缺的每一个动作都被他预先知晓,这是在他的阵棋之上,徐缺身法再快也无法逃过他的感知。

    想要先对付他?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更加可怕的光芒绽放而出,以天地为棋,投影而下,虞铭目光望向杀入他们中间的叶伏天,露出一抹讽刺之色,道:“画地为牢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那投影在叶伏天他们身上的棋盘直接将他们一行人覆盖在其中,棋盘旋转,宛若牢笼般将他们困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李浮屠,看你的了。”虞铭开口说道,他控制阵法将叶伏天他们封在棋盘之内。

    李浮屠身体腾空而起,朱雀羽翼无比绚丽,浑身沐浴无尽之火,他手掌伸出,金色的火焰气流疯狂的肆虐,渐渐的,竟化作了一尊无比可怕的朱雀神鸟,从他手掌中飞出,遮天蔽日,朝着叶伏天他们杀去,朱雀神鸟的羽翼劈下,烈焰焚天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李浮屠法器了攻击,燕九的剑、南昊的枪,诸多强者同时朝着被困的叶伏天他们发出极强横的攻击力量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虞铭。”许多人暗道一声,叶伏天他们想要先解决阵法师虞铭,却没想到让自己陷入了尴尬境地,遭到围攻。

    却见此时,皇九歌、云水笙他们都没有做出任何反应,都站在原地不动,任由阵法困住他们,强横的精神力绽放而出,随同琴音一起,最后形成了一股可怕的精神力共鸣,站在正中方位的叶伏天沐浴无比璀璨的光辉,这一刻,他的精神力覆盖了整座战台。

    手指拨动着琴弦,叶伏天低头弹奏,没有去看那从苍穹落下的攻击,棋盘之阵环绕周围,攻击眼看便要降临。

    神鸟朱雀扑杀而至,毁灭一切,然而这时候叶伏天身体周围出现了一股无比恐怖的力量,将他们一行人笼罩其中,一层宛若星辰光辉的光幕笼罩着他们所有人,这光幕又像是透明的般,扑杀而至的神鸟无法将之破开,重剑垂落,长枪降临,轰向叶伏天,但一旦降临那片空间领域,便无法动弹,任何攻击仿佛都要沦陷于其中。

    “好强的领域力量。”一些强大的贤者人物目光凝视叶伏天身体周围,只见那英俊身影依旧在弹奏,八道身影仿佛在此刻化作一体,每一人身上都沐浴着可怕的光辉。

    “破。”

    叶伏天吐出一道声音,刹那间,他身体周围爆发出无尽雷光,这一刻,风雷狂舞,撕裂一切,宛若雷神一怒,天地为之颤,这雷霆仿佛有多重色泽,青色的雷霆、金色的雷霆、紫色的雷霆……化作苍龙、化作狂蟒,疯狂的吞噬撕碎周围的攻击,朱雀神鸟被雷霆击中,发出悲鸣,庞大的身躯被雷霆贯穿,每一个部位都是可怕的雷电,随后身躯被彻底的撕碎。

    其余攻击也全部葬灭,甚至,棋盘也在这攻击下崩溃瓦解。

    “精神力共鸣,以琴音借精神力发起法术。”

    “这便是柳狂生的琴曲吗。”

 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